首页 成功案例 产品介绍
宁德时代为何“狮子大开口”?
发布日期:2022-07-24 05:55    点击次数:158

  天平似乎偏向了强者一方。动力电池巨头的“专利战”中,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了有利于宁德时代一方的审查结果。“好消息”传出前两日,宁德时代突然将索赔额提升近三倍。超过5亿的索赔额,在同类官司中难寻先例。一位动力电池技术专家透露,从宁德时代诉讼涉及的几项专利来看,很难说“宁王”是为了保护知识产权,还是企业竞争。一场企业间的“狙击战”,在新兴的动力电池行业中打响。 

  撰文 / 洪晗琪  编辑 /冒诗阳

  动力电池行业排行第一的宁德时代与排行第三中创新航(原中航锂电)之间,持续了近十个月的“专利战”有了新进展。

  5月25日,宁德时代向《财经天下》周刊证实,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审查决定,涉诉的五项专利中,宁德时代的“防爆装置”专利维持全部有效,“集流构件和电池”专利维持部分有效。

  上述专利正是两家动力电池巨头对簿公堂的焦点。宁德时代在2021年7月至9月期间向法院提起诉讼,对中创新航提出了多起专利侵权诉讼。随后,中创新航开始反击,向国家知识产权局递交宁德时代专利无效的申请。如今,中创新航的这一反击已部分失效。

  “这显然是有利于起诉方的相关证明。”北京知识产权法研究会竞争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魏士廪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但这也并不代表宁德时代一定能够胜诉。

  值得注意的是,有利于宁德时代的消息被释放出的前两天,“宁王”突然将索赔额提高了近三倍。

  5月25日,宁德时代向《财经天下》周刊证实上述两消息,称公司已向法院申请提升赔偿金额,要求中创新航赔偿超过5.1亿元。此前,这笔赔偿金额为1.88亿元,包含1.85亿元的赔偿,及300万元的维权费用。

  “这就像是别人来家里偷东西,法律维权是很正常的做法。”一位接近宁德时代的行业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在他看来,宁德时代对外的专利授权案例较多,中创新航本可以通过合理渠道取得专利的使用权。

  至于为何突然提升索赔金额,宁德时代方面未作回应。但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这有如是“狮子大开口”。“在专利诉讼类案件里,高达5亿元级别的赔偿金额很少见。”一位律师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此外,有动力电池领域专家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双方争议的若干专利项,是否为行业核心技术还有待商榷。在他看来,这反映出宁德时代提起诉讼的目的,或许并不是出于专利保护,而是企业竞争。

  眼下,中创新航正值IPO的关键节点,有望成为继宁德时代后的第二个动力电池市值巨头。

  老大诉老三,“专利战”升级

  宁德时代称,涉嫌专利权侵权的电池产品,已在数万辆车型上进行搭载,要求中创新航立即停止侵权相关专利,包括但不限于停止制造、销售或许诺销售应用上述专利的相关产品。而一系列争端开始时,中创新航对外表示,公司正处于静默期,不便回应。事实上,中创新航正处于IPO的关键阶段。

  对此,在今年3月份递交给港交所的招股书中,中创新航依规对上述专利纠纷进行风险说明,表示公司已就该五项专利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权无效,“该申请正由国家知识产权局审阅”。

  2021年7月至9月,宁德时代多次向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中创新航侵权公司五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3项、实用新型专利2项,分别为“防爆装置”、“集流构件和电池”、“动力电池顶盖结构及动力电池”、“锂离子电池”以及“正极极片及电池”。

  据界面新闻报道,相关专利审查工作已有新进展,五项专利中的两项已出审查裁定。其中,“防爆装置”专利认定为“维持专利权有效”,“集流构件和电池”认定为“专利权部分有效”。

  而另外三项专利,中创新航已撤回对于“动力电池顶盖结构及动力电池”专利的无效申请,剩余两项仍在“审理”状态。

  对于上述专利审查结论,宁德时代向《财经天下》周刊进行了证实。

  “在专利权诉讼案件中,起诉人提起相关诉讼,被起诉人发起专利权无效申请,基本是此类诉讼案件的必经流程。”魏士廪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国家知识产权局对相关专利进行了“维持有效”及“部分有效”的审查认定, 山东就业信息网如果相关专利确在现实中进行应用,说明相关公司存在专利侵权的可能性。

  不过,尽管国家知识产权局的部分审查结果已出炉,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纠纷,可能才刚刚开始。

  据魏士廪介绍,专利诉讼案件往往伴随着专利和解协议、反向支付、反垄断诉讼和反垄断审查。“诉讼周期长、耗费精力多,“战线”拉到3-5年的案件也很常见”。

  而上述两项专利审查,也并不直接与诉讼胜利挂钩。”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审查属于行政决定,中创新航若有异议,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魏士廪表示。

  面对专利权纠纷,中创新航态度明确。在招股书中,中创新航表示,经评估后,公司认为相关申请索赔缺乏依据,并且该申索也不会对集团的整体业务、财务状况或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中创新航还强调,眼下公司业务正在稳步发展中。“尽管于2021年8月收到了上述诉讼申索,我们的产品订单以及我们的装机量仍然持续增长。我们于2021年11月当月装机量突破1GWh,于2022年1月,我们的装机量达到1.2GWh。”

  “专利”技术含量并不高?

  一位不愿具名的动力电池领域技术专家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专利侵权需要甄别专利类别,“一般而言,发明专利需要经过实质性审查,往往代表着核心专利,而实用新型专利在专利申请阶段更容易,技术含量也相对更低。”

  在该位消息人士看来,通过判别专利技术是否“过硬”,可以反映出相关诉讼是出于专利保护考虑,还是企业发展策略。

  但他同样认为,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之争,也反映出现阶段锂电池行业专利申报不完善的行业现状。“很多企业在申报专利时,并不会明确说明专利的覆盖内容,这就导致了锂电池行业专利边界模糊的问题”。这意味着,动力电池企业有可能利用若干界限模糊的专利,来“狙击”对手。

  赔偿金额为何由1.88亿元增加至5.1亿元,则是业界关注的另一个焦点。

  “在专利诉讼类案件里,高达5亿元级别的赔偿金额很少见。”魏士廪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企业提升赔偿金额,可能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基于国家知识产权局已经对涉诉的两项专利进行了“维持专利权有效”、“专利权部分有效”的认定。

  “‘涨价’也可能是一种企业策略”,在魏士廪看来,巨额赔偿金额,以及背后所牵扯出的“专利、技术含量不稳定”问题,对于企业上市进程都有很大影响。“在这个时间点进行涨价,更容易为双方和解制造筹码。”

  事实上,对于行业老大和行业第三的专利权纠纷,有行业人士认为,专利维权并非全部事实,行业竞争同样是隐藏在水面下的重点。

  根据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统计数据,今年1-4月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装车量排行榜中,宁德时代以30.59GWh的装车量继续占据榜首,市占率达到47.39%。比亚迪、中创新航跟随其后,装车量分别为14.68GWh、5.09GWh,市占率分别为22.75%及7.89%。宁德时代虽然仍在榜首,但一家独大的局面已被改变。

  相较于以自供为主的比亚迪,中创新航作为动力电池供应商已服务于包括广汽埃安、长安新能源、零跑汽车及小鹏汽车在内的多家新能源汽车企业。而小鹏汽车,一直是宁德时代装车量排名靠前的重点客户。

  根据招股书,按2021动力电池装车量计,中创新航在中国第三方动力电池企业中排名第二,位居宁德时代之后,而全球范围则排名第七。

  迅速崛起的中创新航,显然给“守擂者”宁德时代以冲击。

  2021年3月,中创新航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募资规模达到15亿美元。若上市成功,将成为今年迄今港股最大规模IPO。而上一家引起资本市场如此大关注的动力电池上市企业,正是宁德时代。

  事实上,随着动力电池产业进入技术平稳期,发力核心技术、加大研发以提升动力电池产品竞争力,正成为动力电池企业的发展共识。保护核心专利,显然是重中之重。

  这也并非宁德时代首次因专利权纠纷发起诉讼。

  2020年3月,宁德时代向就侵权公司“防爆装置”实用新型专利,起诉起诉江苏塔菲尔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江苏塔菲尔)、东莞塔菲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下称 东莞塔菲尔),并向江苏塔菲尔和东莞塔菲尔提出1.2亿元的赔偿金额。

  次年8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塔菲尔新能源侵权,但判赔金额与前述赔偿金额有较大差距。一审判决其赔偿宁德时代2298万元,以及维权费用33万元,总计超过2330万元。

  而在招股书中,中创新航也对企业相关专利成果进行着重说明,称公司已拥有793项专利,其中包括150项发明专利、637项实用新型专利及6项外观设计专利,同时有516项专利申请正在审理中。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中创新航“专利事务开支”增幅显著,达到1837.5万元,占据研发开支的6.4%。而在2019年-2020年,中创新航该项目的费用分别为39万元、172.6万元,占比分别为0.3%、0.9%。

  “宁王”的守擂焦虑

  宁德时代已坚守龙头地位多年。

  据SNE Research统计,2021年宁德时代以96.7GWh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位列全球动力电池市场销量第一,市场份额32.6%。这也是宁德时代自2017年以来,连续第五年位居榜首。

  而在国内市场,宁德时代直接占据半壁江山。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2021年全年,宁德时代累计装车量达到14.58GWh,接近第二名比亚迪3.73GWh的4倍之多,市场占比达到55.6%。

  身处顶峰,宁德时代同样避免不了劲敌环伺。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整车厂希望“把鸡蛋放在更多篮子里”,从而掌握对动力电池这一核心零部件的话语权,重新拿回对上游供应链的话语权。

  据起点研究院统计,宁德时代2021年前十客户分别是特斯拉、蔚来、小鹏、上汽、吉利、一汽-大众、理想、东风、宇通客车及上汽大众。而在2020年入围供货量前十的长城汽车、广汽乘用车,前者主要依靠集团下设动力电池企业蜂巢能源,后者则成为中创新航的主力客户。

  事实上,中创新航正是车企“下场”扶持的典型之一。

  于2007年进入动力电池赛道的中创新航,在2019年之前,装车量排名曾长期稳定在十名开外。改变发生在2018年。彼时,为稳定动力电池供应链体系,广汽集团开始培育备选供应商中航锂电(现更名为中创新航)。至2019年中,中创新航已经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自主体系内的动力电池第一供应商。

  另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中创新航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17.34亿元、28.25亿元和68.1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98.28%,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动力电池企业之一”。而在2021年,中创新航实现企业盈利扭亏,过去三年实现利润分别为-1.56亿元、-1832.8万元及1.12亿元。

  不过,在核心财务指标上,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仍有较大差距。以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动力电池系统为例,2019年至2021年,中创新航该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5.2%、13.7%和5.5%,而宁德时代的相关毛利率则为28.45%、26.56%和22.00%。换言之,在动力电池市场,宁德时代依然拥有远超竞对的吸金能力。

  但眼下,当更多竞争对手入局,曾经依靠稳定出货量即可“打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扩建动力电池产能、加大研发投入、布局上游原材料市场,过去一年,宁德时代不断“砸钱”布局上下游,巩固企业“护城河”。

  而在多个公开渠道,宁德时代也表达了“核心技术产品”在接下来行业竞争中的重要性。在多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宁德时代方面表示,“有创新材料体系、结构体系的产品,才值得竞争”,“随着高性价比新产品陆续量产,相比与二线的优势差距在不断加大”。对于核心技术产品的高度重视,一定程度上也解答了宁德时代频繁发起专利权诉讼的原因。

  不过,相关行业人士依然保持警惕。“强专利往往会涉及到排挤行业其他竞争对手的问题。”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当行业进入深度发展阶段,保护专利权,并且以此推动行业整体技术发展,才是一个良性、健康的导向。”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Powered by 成都创豪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