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功案例 产品介绍
《天幕红尘》二,世上只有看不清实相的人,没有色空各异的事
发布日期:2022-08-17 04:33    点击次数:78

任何一个人归根结底都是其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

一,强势文化的承载者

1991年9月6日,上午10点,德国华侨联合商会2楼。

戴梦岩与经纪人梁士乔结束巴黎的电影节后,匆匆赶往德国,他们于当天早上才到柏林。等他们到债务会议的会场时,已经看到所有的债权人都在了。他们分别是:林雪红、戴梦岩、梁士乔、老九、布兰迪、库格列夫。纽约华商会主席许亚夫、德国华侨商会轮值主席钱静辉。

当不知情的叶子农被华商会的工作人员带到众人面前时,他以为来的不是时候,正要离开,才被人告知是专门来找他的。

林红雪把来因简单说了,并给叶子农看了罗家明的遗书。

叶子农沉默了一会,说,嫂子找我,必是有事了。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会尽力的。

在豆豆的小说《背叛》里,夏英杰第二次去监狱里看望宋一坤,当宋一坤得知不再是受好友方子云的拜托,而是专门来看望自己的时候,他习惯性的回了一句:我帮不了你什么。

在豆豆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里,丁元英隐居到古城,8个月没有打过电话给芮小丹,直到芮小丹以朋友之托的身份第一次打电话给他,丁元英在电话里习惯性的回了句“有事吗?”

这句话让芮小丹听着很不舒服,但过后冷静一想,却又觉得这句话不简单,这显然是一个“意识位置”问题,说明丁元英脑子里根本就没有“找人帮忙”这道程序,而只有“我能帮你做什么”的设置。

叶子农和宋一坤、丁元英都是如出一辙的思维设置,他们信奉和遵循的都是强势文化,在他们这种人的意识中,只有“我要不要帮忙”和“我能帮你做什么”的设置。

宋一坤当时要拒绝夏英杰,所以他选择不会帮忙的回答。而此时的叶子农曾经跟罗家明有过一段交情,他没有拒绝林红雪,自然就会选择“我能帮你做什么”的设置。

再者,在强势文化造就的强者思维里,任何的困难,都有答案;任何的麻烦,都有方案;任何的症状,都有解药。他们所要做的,无非是调查、研究、考证,然后找到一个最符合实际情况的方案。常人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对他们而言只是实现概率的大小,而不存在有没有实现的可能的问题。

因此,当叶子农对众人说得给他一天的时间考虑,第二天这个时间再来回复时,所有的人都将信将疑,不过他们最终还是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明天再聚。

二、金蝉脱壳的“劳务输出”方案

叶子农最终在第二天如约而至,并给出了他的债务解决方案:通过组织一次有规模的劳务输出(实际是变相移民),来筹集还债的资金。

叶子农是如何策划出这个方案的?

很显然,这就是高手特有的逆推思维,我们来看每一步的倒推逻辑:

第一步,目标是解决罗家明遗留下的私人债务。

第二步,叶子农结合众人的各种资源,推理出最好的快速变现方式,就是组织变相移民。

第三步,根据罗家明的私人债务数目, 荞麦的功效结合现在变相移民的行情(一个人1万美元),推算出至少需要120人的规模。

第四步,利用国外劳工违约的民事纠纷,让“合法劳工”顺利成为由黑变白的“合法移民”。

第五步,利用国内和匈牙利免签协议,匈牙利进入西欧跳板的优势,以美国的公司在匈牙利开设工厂,国内组织“劳务派遣”的招募形式。

第六步,利用90年初国内民众移民欧洲的热潮,和国内陆方政府的政策和政绩需要。

叶子农整个方案的设计,就是从结局入手,决定布局,整个操作就像一个紧密的链条,从最后一个环节开始倒推布局,没有任何花招,就是实事求是,按规律办事,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叶子农思维缜密,把目标过程中涉及到的人、事、物、各项工作、各个节点、各有关因素,以及完成时间等都充分考虑进去,直到当下哪一步哪个人做哪件事。

尽管如此,众人还是几乎对每个环节疑惑不解,叶子农又针对每一个环节的合理合法做出了充分的阐述,并且对合不合规最终解释说:

'假’的实相必是假象,天下只有看不清实相的人,没有色空各异的事,'需要解释’本身就需要解释。

如何理解上面一段话?

在叶子农设计的每个环节的合规层面,是不能弄虚作假的,因为一旦是假的'实相’,那么使用再多的招式它也只能是假的。所以人必须是真实的,户籍和护照必须是真实的,法律层面的劳务输出必须是真实的,地方政府的支持必须是真实的。

所有的真实和合规,就组合成了一个“劳务输出”事件的实相。只不过所在的当事各方都有不同的利益考量,作为地方政府是要缓解就业压力和耕地分配,这符合地方的利益和政绩。作为债权人是要这批人合法到匈牙利,然后合规的使之成为“移民”,从而收取费用,筹集到债务的资金。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本就是同样的一件事,大家的立场和看法不同而已。

之所以不需要解释,因为从法律的层面来讲,它就是劳务输出,这是事实,法律只保护事实。也就是说,根本不缘起法律问题的遵守。

此时,众人的疑问陆续消解了,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万一方案走不到最后,要给出国的人退款,还要赔偿每人1000美元,这样就需要就12万美元的担保资金。

这个钱,叶子农也承担了,以自己在柏林的房产做抵押。

三,“见路不走”与“事于道”

所有的人对叶子农提出的方案再没有异议,就在叶子农准备离开的时候,美国人布兰迪发出了他心底的疑问。

在所有人眼里,去世的罗家明绝不是泛泛之辈,布兰迪当然也这么认为。但是为什么叶子农给罗家明的“见路不走”的原则,却最终使得罗家明投资失败呢?

对此,叶子农解释,罗家明的做法,不是“见路不走”,而是“事于道”。

什么是“事于道”?

在我认为,这里的“事”是侍奉、侍候的意思,就如同“事于权势”,“事于钱财”,也就是失去了自己的独立性,成为某个特定事物的“附着物”或“被奴役”的意思。

而这里的“道”,并不是规律,而是方法、原则、策略,并且是固定的、既有的、特定的方法、原则和策略。

结合起来,罗家明的“事于道”,就是钻进了固有的经验、方法和原则里,而根本没有分析和判断当下的形势。

就罗家明在苏联的生意而言,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戈尔巴乔夫所在的苏联就人心浮动,没有方向的改革更是令社会随时处在危机的边缘。这种情况下,罗家明却把投资完全押注在了苏联的政治上,这本就是一步险棋。

再者,罗家明负债投资,根本就没有给自己留后路,他的所有的资源,已经全部聚焦在了“出奇制胜”的策略上,他认为的“见路不走”,就是奇招、险招。

他以前靠着这样的策略赢过多次,而且他自信以后依靠这样的策略,还会继续赢下去,当他走到这一步,策略不再是他的工具,而他已是策略的“奴隶”。

所以这就是他走上了叶子农说的“事于道”,一旦执着于“事于道”,即使这次他侥幸不倒,下次还会碰到类似的危机,没有谁可以侥幸一辈子。

什么是真正的“见路不走”?

叶子农说,“见路不走”就是实事求是,是不住一法,理解成不拘经验教条就行了。

在我看来,“见路不走”虽然侧重“出奇制胜”的策略因素,但更重要的是,它已经揭示了“见”这种感知系统的缺陷,我们身体的感知系统,往往是通过接触事物的表象,进而通过分析和判断,来认识事物本质的,这就导致我们很难认识客观真相或客观真相的全部。

因此“见路不走”中的“不走”,并非真的不走,而是要我们谨慎、保守、小心的走。

就像叶子农,他自己当然践行“见路不走”的原则,他的第一桶金,包括他为罗家明解决债务所想出的“劳务派遣”方案,都是出其不意的策略。但他从不会变得冒进和极端,而是一切都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来行事。

要是罗家明能把“见路不走”理解的更深刻一些,也许他就不会跑去苏联做投资,也许即便投资失败他也不必非死不可。

未完待续。



Powered by 成都创豪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